杜容芷死在了宋国公府破落的偏院。要说她这辈子最恨谁……大约是自己吧! 那个蠢得追逐了宋子循一辈子,最后落得个万念俱灰的自己。今生已无可恋,来生做猪做狗,只求别再遇见。 可命运弄人,再睁开眼,竟回到两人的新婚之夜。
桥边芍药的小说推荐
  • 朱门嫡妻